后来才知道原来坚持才是最难坚持的事

雨夜

最后一辆末班车缓缓地驶向站牌,车灯在潮湿的水泥地上投影出白色的斑驳光影。

下雨了。

多克里把食指插进书里拿好上了车,选了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坐下来,拍拍自己帽衫上的雨水。

已经深夜11点多了,车上的人寥寥无几,只剩下一对情侣坐在靠近车门的位置。多克里从背包的侧兜里掏出耳机塞进耳朵里,靠着车窗睡了过去。

路灯接连不断地向后倒退,红橙色的光一闪一闪地覆在他的侧脸。

“滴。”

前车门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打卡声。

依稀能够听到打卡的人边甩伞边走进的声音。

“多克里。不冷吗?”

被叫到的人抖了两下,迷糊地皱着眉看着身旁的人。

定睛一看后,笑着摇摇头:“有什么能比你不在更冷的事。”

……

“多克里,对你说件事,可以吗?”

故事还未讲完,说故事的人却早已沉睡。只剩下听故事的人,听着别人的故事,难自己的过。想哭都不能哭出声。

“苏,到站了,该回家了。”

雨还在下,下个不停。

评论(1)

© | Powered by LOFTER